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教室里头被捉奸
教室里头被捉奸

教室里头被捉奸

我跟我老婆是大学同学,大一就总在一起,大二确立了关系。我们俩思想都是既保守又开放,具体的情形,请让我解释。




  我老婆是个胆小到不行的人,一想到我把鸡巴插进B里去,就算彻底结束了她的处女生涯,就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沉重事。为此,这件事是想都不用想的百分之百的禁忌。而我虽然口口声声的说女人不应该有这种处女情结,不应该为一层层薄薄的薄膜而束缚住自己的行为,但是我自己心里也害怕,真的给人家捅破了就得对人家负责,靠,拿什么负责啊,没毕业,没工作呢,哪鸡巴有准啊?




  于是我们俩就是一直也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,始终保持着俺老婆的处女之身。




  但是话又得转回来说,不就是不能插插么?男男女女,除了插插,一样可以「做」啊!




  于是我们俩在保证不插插,不用器械的情况下,手口并用,毫无顾忌。一起看片,手淫,口交,69……背景描写基本上就是这样,现在开始说故事。




  那会是上午十一点。有课的人上课,还不到下课的时间。没课的人趁着人少都早早的赶去食堂买饭。十分钟前还满满的自习教室只剩下我跟我老婆两个人。




  我们俩做在靠墙的位置,我左,她右。我看漫画,她做作业。我穿着大裤衩,里面没有内裤,她右手那笔写作业,左手套弄着我的鸡巴。




  自大那个夏天我学会了裸睡之后就再也不穿内裤了。对于此,老婆倒是蛮高兴的,「摸起来方便」,这是原话。即使是隔着裤子摸,手感也好。




  过不多久,老婆的作业可能是写完了,于是手上的力道和速度都明显的加快。




  这原本是个信号,但是当时湘北队同海南队正打的难解难分,我如何分神?




  见我没什么反应,老婆便凑了过来,把头搭在我的肩膀上,对我的脖子是又亲又舔又吹风的。可是当时湘北队和海南队的比分已经在4分到6分之间胶着,于是我对老婆的示爱完全视而不见。老婆火了,一头扎到我的怀里,从拉链里套出鸡巴,一下子含在口中,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吞吐。




  然后老婆就抬起头来,色咪咪的看着我,「要么?」我早就把什么全国联赛抛诸脑后,「要。」「要嘴嘴,还是要手手?」老婆调皮的用食指按在沾满唾液的龟头上画着圈圈。




  「要嘴嘴。」




  我们环顾了一下教室,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。虽然现在教室里没人,外面也人少,可是教室的门是没有锁的,万一有人闯进来,尴尬,难堪,说不准再给吓出个功能性还是精神性的阳痿之类的,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


  想了一想,我拉着老婆来到教室的门口,背靠着门(门上没有玻璃),掏出了我的鸡巴。




  老婆笑笑,将头发往后撩过耳朵,蹲下,调整了下姿势,一手把着我的腿,一手扶着我的鸡巴,开始OOXX起来。




  总之就是箭在弦上,弹在膛中,火箭发射的倒计时都数到一,就差喊发射了,就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刻,咚的一声,我身后的门撞到了我的后背上。不疼,但是很响。老婆吓了一跳,赶忙吐出鸡巴,站了起来,整理头发,整理衣服。我老婆真的吓着了,她又没脱衣裳,整理衣裳干啥?




  推门的人等了一下,然后又推了一下。这时我已躲开了门口,当然也收好了鸡巴。




  进来的是个女生,马尾,牛仔,背着书包,她一进来,看见我们俩,然后开始不停的道歉:「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」她一道歉,我们俩窘极了,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当时也没听出她说话的口音有什么奇怪的,只得赶快回到之前的座位去。




  没想到的是,这个女生竟然跟着我们到了我们前面的座位,然后侧身坐下,跟我们说话:「你们,有信仰么?」我们当时的的确确是懵了,就算不懵,扎听见这问题也是不知所措。




  那个女生是我和我老婆遇见的第一个外国人,一个韩国人,竟然是在这种状况下!




  然后那个女生从她的书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圣经,开始,开始,开始向我们俩传道……在那种情况下,干,真他妈的打从心底让俺觉得俺是个龌龊的人。




  接下里的二十分钟里,我们被迫听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耶稣的生平,然后还跟着她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。




  阿门,原谅我吧!我再也不敢在教室里做些XXOOOOXX的事情了,呜呜呜……【全文完】
[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9-10-14 14:34重新编辑 ]